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关键字
 
仿古存今,重现南汉历史!南汉二陵博物馆或本月开馆迎客!
时间:2019-5-13 录入员:lyh
 

历经近8年的筹备、修复与建设,两座深藏在小谷围岛上的帝陵,即将在这个月,开馆迎接参观者!尘封千年之久的南汉皇陵,即将揭开那层神秘的面纱。届时,南汉二陵将和大批珍贵的出土文物一起,重现南汉历史。

翻开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五代十国中定都番禺(今广州)的南汉只能算是沧海一粟。

熟悉中国历史的人知道,历史上曾有两个王朝定都番禺:一个是秦末汉初的南越,另外一个就是五代十国的南汉。

南汉前后持续了67年,由刘隐、刘䶮兄弟所建。刘氏兄弟祖籍河南,收用岭南士人为辅佐,率兵平定岭南东西两道诸割据势力,控制了岭南,都番禺,称兴王府;盛时疆域有60州,约为今广东、广西两省及云南的一部分。

刘隐、刘䶮兄弟二人分别是南汉政权的奠基人与开国皇帝。南汉二陵,就是南汉烈宗刘隐的德陵和南汉高祖刘䶮的康陵。

2003年2月,广东省委、省政府和广州市委、市政府决定兴建广州大学城,选址新造镇小谷围岛。3月,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岛上文物进行了全面调查。
2003年盛夏,考古工作者在北亭村清理了一座被当地人称为“刘皇冢”的大型砖室墓葬。

历经3个月,考古工作者终于在墓地内发现了一个器物箱,里面整齐摆放着有盖、无盖、溜肩、广肩等不同形款的瓷器、陶器,仅青瓷馆就有整整190件,另有82件器型略小的黄绿色釉陶罐。这些全部都是官窑制品。

这一发现,让北亭村村民和考古学者们都大吃一惊。这也是广州考古史上第一次发现如此众多的五代瓷器。随着这批珍贵随葬品的被发掘,久远的历史越发清晰了起来。

随后,考古学者们一边继续对施工范围发现文物的地点进行考古勘探和抢救发掘,一边对出土文物进行研究,经不断考证,考古专家们渐渐认定,俗称“刘皇冢”的陵墓是德陵,而在800米外大香山中的陵墓才是康陵。

结束了对“刘皇冢”勘测的考古队员,纷纷转战大香山,投身对康陵的研究。在此之前,刘皇冢却一度被认为是康陵,真正的康陵却又被认为是一座祭坛。

与青岗德陵相距800米处,是北亭村大香山的所在地。随着德陵的勘探逐渐进入尾声,考古队员们移步他处寻访古迹,在大香山南坡发现了南汉高祖刘䶮的陵墓康陵。

起初,考古队员以为这座砖室墓可能也就10来平方米,很快就能结束考古发掘工作,但随着考古发现的逐渐深入,揭开耕土层后,砖砌建筑暴露得越来越多,而形制和墓葬差异巨大。随着皇陵的面纱一点一点揭开,从康陵的结构可以比较明显地能够看得出来,它是一个建筑遗存,而不是一个墓葬的形制。

考古队员开始对这些砖砌建筑进行深入研究,并想借助对散落砖瓦的探寻,以确定这座建筑遗存的范围。当时,不少北亭村村民参与见证了这项考古工作。在当地村民的指引下,考古队员在墓地西南40米外发现了另一处小山包。这是一处被丢荒了很多年的土堆,当地人称其为“瓦渣岗”。据北亭村村民介绍,这里面有很多块残砖碎瓦,这么多年来,谁家想要修个水渠、猪圈这样的简易建筑,都会去瓦渣岗取砖。

考古队员们用镰刀将山丘的杂草清理干净后发现,这里原来是一个外面包砖,里面含土心的建筑结构。这座建筑和此前发现的砖室建筑年代相似,风格相近。随着考古的逐渐深入,3座呈“品”字型的南汉建筑遗存浮出土面。

专家指出,康陵积土为陵,却又与众不同:在坟丘上建成砖壁圆丘,在中国陵寝制度上是第一次发现。陵墓依大香山南坡的地势呈南北分布。

地面建有长方形陵园,陵园四周绕以陵垣,四隅有角阙。陵台位于陵园的中部偏北,处大香山南坡的二级台地,为砖包土的方座圆丘结构。地宫在陵台正下方,为带墓道的长方形多重券顶砖室墓。墓室内全长11米、宽3.15米、高3.3米。

墓室前室当门横立着一通石哀册。石哀册保存完好,其形如碑。首题“高祖天皇大帝哀册文”,38行,满行35字,共1062字。

石哀册上明确记载:高祖(刘䶮)于大有十五年(公元942年)四月崩,于光天元年九月“迁神于康陵”。

经考古研究发现,康陵共分地上建筑和地下玄宫两部分。地宫位于山坡南端的一级台阶,为带墓道的竖穴砖室墓。墓穴上方为砖土结构的圆坛建筑;山坡的第二级台阶,在圆坛的东北和西北面筑有方形台基。三者呈倒“品”字形分布,相距约50米。坛体为方座圆丘,由圆台、方台、散水等分层构成。

即将开馆的南汉二陵博物馆由此基础而来。这两座被耕土掩埋于地底之下的南汉皇陵,经发掘、保护、研究与发现、重新建设后,现已建成了一座仿古建筑群。高挑的屋檐,硕大的斗拱,呈现出浓郁的唐宋风貌。
( 番禺日报   袁辉  )